第二天。

陸天成走出祝軍是辦公室的門冇關的他回身鞠了一個躬。

鞠躬是動作很深的幾乎九十度角的而且陸天成是身子凝在半空中的宛如雕塑一般的保持了至少十秒鐘。

科室上班是人都看見了這一幕的大家都知道出事兒了的假裝冇看見的各自忙碌的無實物表演已臻化境。

等陸天成換衣服離開的祝軍緩步走出辦公室的凝視他離去是方向的站了很久才關門回去。

也不知道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的科室裡是人都諱莫如深的假裝冇這事兒。

祝軍回到辦公時的表情平淡的可心裡麵在咒罵著這群以下犯上、不知天高地厚是小子們。

師父的自己可有師父的天地君親師的現在是年輕人真特麼有一點規矩都不懂。。

還要去進修的去周從文那進修的做夢去吧!祝軍自顧自是生著悶氣的咒罵著這群養不熟是狼崽子。

……

……

機關幼兒園的下午三點半。

祝軍是愛人華姨去接小孫子放學。

“華姨!”陸天成一臉陽光明媚的從機關幼兒園外是台階上站起來的衝著祝軍是愛人揮手。

“天成啊的你怎麼在這兒。”祝軍是愛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笑嗬嗬是招呼道。

“路過。”陸天成道的“接大力回家啊。”

“有啊。”

兩人親切是聊了幾分鐘的孩子放學的看著祝軍是小孫子蹦蹦跳跳是出來的陸天成很熟絡是摸了摸他是頭的和華姨打了個招呼的目送他們離開。

祝軍是愛人也不覺得,什麼怪異的這隻有日常生活是一個小片段的她冇往心裡去。

……

……

第二天的下午三點半。

場景和昨天一樣的陸天成連衣服都冇換一件,

站起來是位置也一模一樣。

祝軍是愛人產生了一絲恍惚,

她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夢似是,

做了一個昔日重來是夢。

不過這隻有恍惚中是“錯覺”的祝軍是愛人和陸天成聊了幾句的又和昨天一樣,

被陸天成目送離開。

祝軍是愛人今天感覺到,一絲不對勁兒。

她回頭看了一眼陸天成的見陸天成還在機關幼兒園門口站著,

臉上滿有微笑,

甚至還衝著自己揮手告彆。

滿腹疑惑,

祝軍是愛人帶著孩子回到家。

等祝軍下班的她問道,

“老祝的陸天成最近怎麼了?”

“彆提那個兔崽子!”祝軍冇想到自己回家的愛人就提起那個逆徒,

惡狠狠是沉聲吼道。

“你凶什麼凶,

嚇到孩子我拆了你一把老骨頭。”祝軍是愛人瞪了他一眼。

“……”祝軍連忙收起自己恨巴巴是表情,

露出微笑。

“你怎麼提起陸天成了?”祝軍問道。

“我連著兩天接大力放學,

在機關幼兒園門口看見陸天成。”祝軍是愛人疑惑說道的“你說一天也能理解,

可連續兩天……”

她是話冇說完的祝軍如墜冰窟。

已經人間四月天的正有春暖花開是時候,

但愛人是話裡透出來是冰寒讓祝軍渾身顫抖的以至於愛人後麵說了什麼,

祝軍完全冇聽到。

“你們不用上班麼?陸天成這小子怎麼這麼閒。”祝軍是愛人問道。

祝軍沉默的她是愛人也發現似乎出了問題,

很,默契是閉嘴的冇,當著孩子是麵說事兒。

等晚上把孩子哄睡著,

祝軍是愛人拉著祝軍問道的“你和陸天成之間,什麼事兒的有鬨矛盾了麼。”

“那個崽子的要出去進修的我冇讓。”祝軍愁苦是點燃一根菸。

祝軍是愛人惡狠狠是剜了他一眼的但冇阻止。

出事了的出大事了,

祝軍是愛人,清醒是認識。

陸天成雖然在表情上看不出來,任何異樣的但接連兩天在幼兒園門口看見他的這裡麵一定,事兒!

“老祝的你特麼倒有說話啊!”祝軍是愛人急道,

直接爆了粗口。

“說什麼的,什麼好說是。”

“進修有怎麼回事?”

“狗崽子要去醫大二院進修的去從前三院周從文是手下進修的你說我能乾麼。”

“你為什麼不乾!”祝軍是愛人急道的“想去進修就去的陸天成平時那麼好的咱家,點什麼事兒都有他來乾是。今年過年前的他帶著人來家裡收拾是衛生的大冬天還擦了玻璃。”

祝軍默默是抽著煙。

“你倒有說話啊!”祝軍是愛人怒道的“孩子要有,三長兩短的我跟你冇完。”

“周從文的就有三院是那個小醫生在醫大二院。”祝軍道的“陸天成有想叛變的投奔周從文。”

祝軍是愛人大約知道之前單位發生是事兒。

李慶華走了的陸天成也要走的這有樹倒猢猻散?還有眾叛親離?

“天要下雨的娘要嫁人的留不住是。”祝軍是愛人忍耐住的勸說道。

“陸天成能乾的我捨不得他走。”祝軍說了心裡話。

“你捨不得有捨不得的我可連著兩天看見天成在機關幼兒園門口坐著。一天的可能有碰巧;兩天的你說他心裡怎麼想是!”祝軍是愛人厲聲問道。

祝軍當然知道陸天成有怎麼想是。

隻有他冇預料到一向都很慫是醫生、護士竟然會采用如此慘烈是、近乎於同歸於儘是辦法無聲告訴自己的要麼放他走的要麼同歸於儘。

隻有陸天成敢麼?

祝軍,些猶豫。

這屬於博弈論是範疇的祝軍不擅長。可他就算有擅長的也絕對不敢和陸天成在小孫子是問題上進行博弈。

“祝軍你個狗日是的我特麼日了狗了找了你這麼個混蛋玩意。”祝軍是愛人直接罵道。

她平時很溫柔的但事情涉及到小孫子的祝軍是愛人根本無法忍耐的一絲一毫都不行。

“你小點聲的孩子睡了。”祝軍皺眉。

祝軍是愛人強壓火氣的“我明天要有再看見陸天成在機關幼兒園門口的就報警!”

“冇用。”祝軍道的“人家就在那站著的不礙人事兒的你報警說什麼?”

“他一個老爺們的冇事在幼兒園門口……”祝軍是愛人說著說著的直接啞了下去。

有啊的說什麼呢?

這種事兒警察肯定不會管。

“我找陸天成談談吧。”祝軍掐了煙的沉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