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58年,老闆和他的老師……”周從文說著,苦笑,抬手盤了盤自己的小平頭。

這又涉及到更深厚的曆史積澱,連黃老的老師都來了。。。

“老闆不讓我們叫師爺,說是那是舊社會的叫法。”周從文搖了搖頭,但隨後笑著說道,“我們繼續,1958年,老闆和老闆的老師在我國施行了第一例二尖瓣直視成形術。”

“距今,已經過去了45年。”

這些話是真讓人羨慕,不知不覺中,陸天成的心也熱起來。

在江海市,祝軍吹牛逼的時候頂多說一說自己的水平不比省城的帶組教授差,說一說江海市心胸外科的傳承。

但無論是聽眾還是說這話的人,隻要是圈裡人都知道是在往自己臉上貼金。

江海市,又特麼狗屁的傳承。

可你看周從文!

人家一張嘴就是共和國的曆史上,

一張嘴就是全國第一例二尖瓣直視成形術,

一張嘴就是45年前自家老闆如何如何。

無論是時間還是……彆的什麼,拿出來能砸死一片人。

這就是老了抱著小孫子都能吹牛逼的事兒。

可在周從文的嘴裡娓娓道來,像是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周從文可真能裝逼,陸天成看傻了,他怔怔的看著周從文,心裡隻有這麼一個念頭。

然而他知道,自己老師祝軍是吹牛逼,當時自己是坐在旁邊捧臭腳的那位;而周從文,這是淡淡的陳述一個事實,一個隻要講到心胸外科曆史由來的時候,都繞不開的事實。

“1965年,蔡用之先生和我家老闆一起合作,完成了了國產籠球型心臟瓣膜二尖瓣置換術。”

“……”

“……”

“……”

又是我家老闆!

所有人都已經麻木。

周從文裝就裝吧,反正說的都是實話,也冇辦法反駁。

“這裡,我要著重說一下。”周從文手裡的筆點在寫字板上,發出砰砰砰的聲音。

“蔡用之先生當時和我家老闆亦師亦友,在1958年開始體外循環心內直視手術的研究,翌年成功地在臨床上施行了國內第一例體外循環下室間隔缺損修補術。”

“1958!”周從文嘴裡說著,在寫字板上寫下這個數字。

“所以我說1.0年代,並不為過。”

張友怔了一下,他似乎明白周從文的意思。

自己現在做的手術還是四五十年前的術式,是蔡用之先生和周從文的老闆——黃老當年在那種環境、條件下完成的手術。

一想到這裡,連張友這種人都有些慚愧。

幾十年修煉出來的臉皮都扛不住周從文那張陰損的嘴。

“1963年,蔡用之先生出國開會,國外專家斷言共和國在三十年內無法開展換瓣手術。但蔡用之先生回國後和我家老闆一同研究,隻用了兩年半的時間,就在現在的魔都的長海醫院完成了第一例手術。”

“嘩~~~”

辦公室裡的醫生們情不自禁的喧嘩起來。

周從文微微一笑,用手裡的筆點了點寫字板,“我還冇說完。”

眾人緘默。

“手術成功,而且,迄今這個人造球瓣仍在病人心臟裡有力地跳動著,創造了當今置換人造瓣膜生存時間的世界紀錄。”

“!!!”

周從文的話像是一枚炸彈般炸開。

隻是這個訊息太令人驚訝,辦公室裡反而冇人說話。

“1978年3月蔡用之先生和我家老闆製成了達到當時國際先進水平的側傾碟瓣,並於當年12月成功地應用於臨床。

這項成果獲得了全軍科技成果一等獎,為此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授予我家老闆“模範醫務工作者”稱號。”

真是……顯擺啊!陸天成怔怔的看著周從文。

在曆史長河中,黃老一步步的走過來,深邃而高遠。

而周從文隻是一個旁觀者,在給眾人講解黃老留下的足跡。

顯擺麼?陸天成恨不得自己也能這麼顯擺。

在這一點上,不管性格如何、地位如何,無論是張友還是陸天成,亦或是陳厚坤、肖凱,都羨慕到了極點。

真想自己也能和彆人顯擺這些事。

“1986年,因為那之前老闆剛拿了幾次世界第一,所以美國的公司找上門,找尋世界知名專家為第三代人造心臟瓣膜——雙葉瓣做動物實驗。我家老闆接了這個活。”

“在世界範圍內一共4個醫療組做動物實驗,老闆當時在柳哥的配合下,用最短的時間、最快的速度、最高的質量完成雙葉瓣的動物試驗。”

“柳哥?”張友怔怔的問道。

“哦,就是在前幾天,咱們倆去法蘭克福,看見的那位柳無言。現在柳哥在克利夫蘭擔任終身教授,日子過的很舒服。”周從文道。

本來周從文一路講解曆史,冇人能想到自己還會和曆史中的人物有交集。當然,黃老不算,大家早都默認了黃老在心胸外科學界是神祗一般的存在。

張友也冇想到那天與周從文配合做手術的柳無言竟然這麼牛逼,在1986年就和黃老一起完成雙葉瓣的動物**試驗。

而雙葉瓣在醫大二院剛剛進入臨床不久……張友覺得自己渾身不舒服。

周從文說的都是真的。

雖然他在“顯擺”,可人家的確是黃老的嫡傳弟子,哪怕這個嫡傳有可能要打上引號。

但是!

這裡是院士工作站!是黃老創立的院士工作站!!

張友沉默。

他知道黃老牛逼,但絕對不知道黃老這麼牛逼。

雖然都是乾心胸外科的,麵對那位遙遠的、神祗一般的老人,張友平時也就在心裡麵拜一拜,看書的時候看見那個熟悉的名字時,心生敬畏。

冇想到這位老人家來到現實中,竟然……當時做動物試驗的助手,現在都是克利夫蘭的終身教授。

厲害啊!

那周從文呢?他說這話的意思是什麼?張友瞬間有些迷茫。

難道是告誡自己他背後的那位老人有多牛逼麼。

隻一瞬間,張友啞然失笑。

自己簡直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什麼告誡自己,那都不存在。

周從文,隻是簡單講述瓣膜手術的曆史,並且陳述了一些事實。

隻是他家老闆剛好是活化石而已。

僅此而已。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