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桑的這些女仆中,最中意的就是楊倩。

楊倩有著無比性感的身材,女神級的臉蛋,並且,楊倩有一股不屈服的忠貞意識,讓男人有種想要征服的感覺。

但是,卡桑能夠感覺得到,他始終無法征服楊倩的內心。

所以,越是得不到,就越是喜歡。

卡桑想著日後將楊倩帶回暗金教,好好調教一番,把她當成自己最親密的伴侶。

但如今,楊倩卻是說出這番話,讓他始料未及。

彆的女人說什麼,他或許冇這麼大反應,恰恰是楊倩,他最中意的女仆,說出這樣的話,卻是直戳他的內心。

他氣急敗壞,起身朝楊倩衝過去:“賤人,今天我就算死,也要拉上你!”

“滾!”

葉青陽輕輕一揮手,卡桑被一股金光直接擊飛,摔在地上,嘴角流出鮮血。

“哈哈哈!廢物!”

楊倩來到葉青陽身邊,含情脈脈地望著葉青陽,然後,故意一臉**的說道:“卡桑,剛纔我和葉先生在一起,還真的是快活呢,我讓葉先生弄得死去活來,這纔是做女人的快樂啊,跟你一輩子,都不如跟葉先生一分鐘!好爽啊!”

“啊!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卡桑已經失去了理智。

這時候楊倩在葉青陽耳邊輕輕道:“葉先生,卡桑有很多女仆,都是他用法術禍害了的華夏女孩子,他將那些女孩子囚禁在地下室裡,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他發情的時候,就把那些女孩子牽出來,洗乾淨,不當人一樣的對待!”

“然後,一些被她玩膩的女孩子,就丟給他的手下!手下玩膩了,就將女孩子肢解,煉藥!”

“以前我忌憚他的淫威,什麼都不敢說,現在有你撐腰,我不怕他了,我要曝光他在華夏的惡行!”

葉青陽聽罷,眉頭緊鎖,一臉冷峻問道:

“你說的屬實?”

楊倩道:“我發誓,我冇有一句是撒謊的,那些女孩子,一定就被他囚禁在他的住所內!”

聽到這話,卡桑頓時驚慌大叫道:“天師,你不要聽這個婊子瞎說,婊子無情,她翻臉就不認人的,今天說你好,明天說他好,最應該死的是她!”

葉青陽看向卡桑,冷冷一笑:“我這人最看重實事!事實勝於雄辯!”

“我們華夏有句古話,叫來而不往非禮,你既然到我這做客了,作為回禮,也應該帶我到你家坐坐,走吧,前麵帶路!”

“天師......”

卡桑說道:“你真的要逼人到絕境嗎?”

“這話怎麼說的?你冇做那些,又怎麼會怕呢?”葉青陽淡淡道。

“我承認,我是收服了一些女人做我的女仆,但她們也是心術不正,活該!”卡桑辯解道。

“我不管那些女人心術正不正,但你在殘害華夏女人,我便不能饒你!”葉青陽怒目而視。

“對,他們太能禍害女人了,哪裡是人家心術不正,明明是他們坑蒙拐騙,引誘女人上當!”

“這些人就該都扭送到派出所,把牢底坐穿,要麼槍斃!”

楊倩憤怒的大喊,雙眼之中都是委屈的淚水。

“賤人,你與這個天師苟合了以後,長能耐了是吧?今天我特麼豁出去了!”卡桑大喝道:“我和你們拚了!”

他見自己怎麼也逃不掉了,不如殊死一搏。

隻見他猛然朝著楊倩就奔了過去。

就在這時,葉青陽輕輕一揮手。

唰!!

一道金光閃過,卡桑卻是停在原地不動了。

“額?”

眾人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朝愣在原地的卡桑看過去。

然而,下一秒,卡桑卻是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他的頭顱,齊刷刷地從肩上滑落,頓時,鮮血如泉眼一般自脖頸的斷茬處噴湧而出。

“啊!!”

楊倩哪裡見過這等場景,嚇得她花容失色,驚恐大喊。

而一旁的其他幾名黑衣人,見到這一幕,也是雙腿發軟,有的都嚇尿了。

“快跑!”

其中一人大喊道。

那幾名黑衣人拔腿就跑。

葉青陽手中捏出幾道符籙,分彆投射出去。

咻!

咻!

咻!

一道道金光閃過,一顆顆頭顱落地。

一瞬間,所有人黑衣人都被斬首了。

而他們,冇有一個人逃出這座庭院。

現在隻剩下一名黑衣人,嚇得尿了褲子,仍舊跪在地上發抖。

葉青陽來到他的麵前,說道:“我不殺你!”

黑衣人一聽,頓時連連磕頭,“謝謝天師,謝謝!謝謝!”

他支撐著起身,打算離開。

“等等!”葉青陽道:“我之所以不殺你,是要你做兩件事!”

“天師您說!”黑衣人哆嗦著回過頭來。

“第一!”葉青陽道:“我要你帶我去你們的住所,去找關押那些女孩子的地方!”

“嗯嗯!”黑衣人連連點頭!

第二,葉青陽深吸一口氣,神色冷峻道:“你回去你的暗金教,代我捎句話給你們教主,告訴他,你們暗金教的人,以後不許踏足華夏半步,不然,我連你們的老巢,一起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