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九荒紀 >   第1013章

-勤政殿上,昨夜被綁入皇宮的文武百官和家眷皆未離宮。

他們跪在殿上口伐蕭容瑾,要燕帝處置蕭家,否則便跪死在殿上。

朝中無一人再支援蕭家執掌兵權,燕帝處在了刀鋒之上,若不處置蕭容瑾,便會給朝中武將典範,可若處置了蕭容瑾,他的路將更加艱難。

他很清楚今日之位是蕭家推他上去,蕭家足以權衡太後勢力。

無論他怎麼做,都存在風險,唯有一人站在他這邊。

薑皇後以身子不適,傳到勤政殿上,燕帝暫時離開大殿前往鳳儀宮。

他快步走入宮殿。

薑皇後從床榻起身,向他行禮,燕帝握住了她的手,將她按回榻上:“太醫說你身子不適。”

薑皇後唇角看起來比往日蒼白,臉上也冇點氣色。

她抓緊了燕帝的手掌,看著燕帝憔悴的麵容,很心疼他。

“皇上,臣妾會顧好子嗣,是臣妾讓太醫到勤政殿說身子不適,要你來一趟。”薑皇後看著他的臉龐,忍不住的抬起手,輕輕擦拭他臉龐殘留著一抹血跡。

可是血跡乾涸,手拂過處,依然殘留血色。

“朝中眾臣誅伐融安世子,不乏有心之人從中作崇,皇上不能殺他,否則身邊再無劍可用,太後垂簾聽政指日可待,朝中太後勢力將日漸壯大。”

“皇後你……”

燕帝很意外,薑皇後會跟他說這些。

薑皇後打斷他的話:“莫要怪臣妾參政,眼下不單純是君臣政事,還是夫妻之事,你我夫婦一體,臣妾自要替皇上將來打算。”

她收回放在燕帝臉龐的手。

燕帝說:“你說的,朕都清楚,他們想藉著此事逼朕斬了蕭容瑾的腦袋。”

“融安世子不能斬,但也不能不罰。”薑皇後說:“先前融安世子與你說,北境藩王梁永周有通敵謀反之心,可卸蕭家兵權,由皇上掌握蕭家軍,再將蕭家滿門流放嶺南,無詔不得回燕京,之後,你再調兵往北境、南境、遠境、和東寮,蕭家軍到達各方,再讓首將歸位。”

薑皇後的一番話,讓燕帝心頭大驚。

“你想讓他們回嶺南盤洲安家。”

“皇上,你覺得呢?”

“朕覺得,皇後的規劃及好。”燕帝伸手把薑皇後拉入懷裡。

燕帝回到勤政殿後,向眾臣保證,明日朝會定會給眾臣一個滿意的答覆。

入夜。

平南王府來客了。

蕭管事把人領入王府前院。

蕭容瑾、蕭容安、蕭承望及平南王皆在。

四人向大廳內坐著的男人行禮:“叩見皇上。”

燕帝道:“坐下來談吧。”

四人皆冇有站起身,他們跪在地上,聽候處置。

燕帝掃過四人,歎了一聲說道:“昨日夜裡,是殺朕改朝換代最好的時機,你們為何不出手,否則今日也不會被人逼成這樣。”

蕭容瑾不說話。

蕭容安也冇說話。

蕭承望低著頭。

平南王抬頭作揖:“燕國還有明君在,不反,是因為知道隻要有皇上,燕國百姓便能安康,國需要蕭家的時候,蕭家必在,若不再需要蕭家,蕭家可以放下武器,耕耘為民。”

他彎下身子,放下了兵權。

燕帝呼吸沉重,起身,走到了平南王麵前,親自拿起這沉甸甸的蕭家兵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