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漠在秦教授前腳剛離開實驗室,他後腳就潛行了出來。

原本他也是見到了鬥爺的身影,想要根本來檢視一下情況。

到是冇有想到雨大了這麼要去的一幕。

保安看著眼前這陌生的麵孔,立馬就舉起了腰間的手槍。

黑洞洞的槍孔死死的對著來人。

“你不認識我?”林漠沉下臉色反問道。

安保被對方底氣十足的一句反問,瞬間就便的不自信了起來。

“你是哪一個部門的人?”

“秦教授你知道嗎?”

林漠剛一說完,這名安保隊長就麵帶驚恐的連連點頭。

秦教授的惡名那可是整個實驗室都如雷貫耳的。

作為整個底下實驗室的最高領導者,秦教授雖然平時都專注自己的實驗,不怎麼管事。

可一旦有人觸了他的眉頭。

基本上都是被送上試驗檯。

到現在為止,就冇有人能從他那試驗檯上活著下來過。

想到這些,保安隊長神色一變,臉上瞬間露出了笑容。

“小哥,你和那秦教授有關係?”

“冇錯!”林漠不可否置的點了點頭。

安保隊長一聽,臉上的笑容頓時就變得更加的諂媚。

此刻的他,隻覺得自己抱上了大腿。

要知道,秦教授雖然不是長老,但地位卻勝似長老。

就連教內的大長老,見到他都的客客氣氣的。

“見過大人!”

說著他緊張的搓了搓雙手。

“不知道大人和秦教授是什麼關係?”

隻有確認了關係,他才知道該用什麼力度去攀附。

林漠微微一笑。

“我就是被抓來的實驗體。要說關係的話,應該是被試驗的關係吧!”

“哦,原來如此啊,冇想到大人和秦教授竟然有這麼深的關係……”

安保隊長舔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意識到了不對。

難怪他覺得林漠有幾分眼熟。

原來剛剛他巡查的路上,和被綁著的林漠碰過麵。

“你敢耍我,我他麼……”

就在他一遍破口大罵,一遍準備開搶的時候。

突然感覺渾身一僵。

就好像是被施了定身術一般,根本無法動彈。

至於手中的槍,則已經出現在了林漠的手中。

“現在我問什麼,你答什麼。”

“若是敢有其他動作,我直接送你歸西,明白嗎?”

安保隊長感受到太陽穴上冷冰冰的搶口,已然被嚇得魂不附體。

即便知道眼前的林漠來者不善。

但在小命不保的情況下。

此刻的他,那敢拒絕。

瘋狂的眨巴著眼睛表示同意。

“很好!”

“我現在問你,你們實驗室的瘟種存放在什麼地方?”

話音落下,林漠一指點在了安保隊長的頸脖處。

安保隊長被解開啞穴,不敢有絲毫的猶豫,趕忙回道。

“在六號實驗室,他們所有的瘟種都存放在那邊!”

“不過那邊的看守很嚴苛,幾乎所有安保人員都在那邊。”

“一旦出現意外,他們便會第一時間聯絡長老們!”

林漠聽到此話,眉頭不由一皺。

“你們這裡還能聯絡到外麵的長老?”

安保隊長見林漠那冰冷的目光,渾身不由一顫。

原本還有點小心思的他,就好像被看穿了心思。

他不敢有絲毫隱瞞,直言道。

“我們每個隊長身上都有特殊的傳訊符。”

“一旦發生意外,我們便會在第一時間聯絡到長老們。”

這倒是讓林漠為難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