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之時,林天並不清楚外麵已經發生了這麼多事,而他自己也因過度吸收雷霆而引起了注意。

不過隨著這一夜的結束,在天光大亮之時他已經徹底結束了修煉。

當他緩緩睜開雙眼之時,一道雷弧在其中閃爍不休,深邃的眼眸好似無垠的宇宙,散佈著星河瑩瑩。

而當他操控肉身調集力量之時,雙拳之間的空氣也微微盪漾,一股厚重深邃的氣息傳盪開來。

隨著他輕輕一抓,掌心之間便出現一道強大地雷弧,使其肉身力量成倍增長。

“到瞭如今這一刻,我的法力已然到了中位神後期。

再憑藉劍界的支撐,即便是麵對一般的上神也足以有一戰之力,從容脫身應該冇有絲毫問題。

而肉身經過這一次的蛻變反而更強,倒想找個上神試試究竟到了哪一步!”

經過一番調息之後,他也徹底穩固了力量,隨即出門走了過去。

不過當他抬頭之時,便發現小奸商正站在遠處衝著他一笑。

“木哥,看來昨夜很有收穫啊,這一身氣息明顯要更加危險了!”

聽著對方的調侃,林天也是心情不錯:

“還得全仰仗貴寶地,這兒的確非常適合修煉啊!

看來你也等了些時間了吧,不知找我有何事?”

“不是我找你有事,而是我父親想要見見你!”

“霸天雷君?”

聽到這裡,林天的心中多少還是有些緊張,畢竟那霸天雷君可是這神界赫赫有名的強者,若是隔得近了,也不知對方會不會將他的底細都摸清楚。

“你且放心,父親昨夜出關之後聽了你的情況便是讚賞有加,應該不會為難你的。”

“那就請帶路吧!”

既然已經到了這裡,那一切出現的情況他都已經有所預料,因此很快就平複了心境。

兩人立刻往那城堡深處走去,一直穿過古堡來到後院。

這裡生想著一種類似竹子的植物,長得細長繁茂,風吹葉子之時整片山林都響起嘩嘩的聲音。

這就猶如聽一場天然的奏樂,讓人心情平和而悠然。

在這些植物的下方則是不少花團,散發出的香味彼此雜糅,卻是彆有一番風味,讓人沉醉其中。

各色的雷弧在這些植物上微微閃爍,猶如彩燈一樣,點綴得卻又恰到好處。

兩人在林間穿梭,僅僅是這片刻時間,林天便在通透的心境之中又有所感悟,將境界向前推了一點點。

“真是一處絕佳的修煉之地,的確是非常不錯啊。”

林天的心情大好,甚至忍不住想要將此地搬走。

“這裡可是曆代先輩不斷完善的結果,雖然看起來簡單,

但一草一木都是精心佈置,更有各種法陣彼此配合,絕對稱得上至寶啊!”

小奸商的臉上也帶著幾分得意之色,這頂級勢力的底蘊就在於此,根本就不是尋常天驕依靠自身能夠比得了的。

“日後我也去弄一個,到時候還得來找你們取經啊,你不會吝嗇吧?哈哈哈!”

小奸商自然是聽得出對方話裡的意思,也是跟著笑了起來:

“木哥說的哪裡話,要是喜歡就一直留在這,隨時過來修煉便是,還省得麻煩去蒐集材料!”

“還得是你大方啊,看來我是有福了!”

兩人說話之間,便已經穿過了樹林來到了一條小河邊,而在那岸邊的一處石台上已經有一道人影正在垂釣。

雖然隻是一道背影,但林天依舊清楚地知道這應該就是那霸天雷君,因為那股無形的壓力不是任何人都能夠帶給他的。

即便是有兩道劍意的存在,也不能降低分毫對方帶來的那股深入靈魂的壓迫感。

“父親就在前麵,我就不打擾你們聊天了!”

小奸商迅速消失在原地,而林天也是坦然地走了過去。

在霸天神君的身旁還有一個位置,而那裡也有一根魚竿,下方還有一個裝魚的魚簍。

很顯然這是留給他的,不然也不會有兩個魚簍。

看到這裡,林天十分自然地坐了下來,並且忍著冇有去看對方一眼。

因為對方同樣冇有任何反應!

待到坐下之後,他直接將杆收起來,隨即重新上餌然後拋進了河水中央。

“神君真是好興致啊,都如此身份了還會親自釣魚,隻是你的魚鉤都是直的,在這坐多久都是冇有收穫的!”

林天笑著說著,眼前這條小河河水清澈,不僅能看到底下不少遊魚往來穿梭浮動,同樣也能看到霸天雷君的魚鉤。

此刻那魚鉤不僅是直的,而且上麵還冇有任何魚餌。

這讓那河底的魚兒們遊來遊去,就是不會咬他的鉤,反倒是林天的魚餌處已經吸引了幾條魚過來,已經開始試探著咬鉤了。

聽著林天的言論,霸天雷君卻是滿不在乎地笑了笑:

“在你看來,這條河的命運掌控在誰的手裡?”

“自然是在您的手中!”

林天手腕一抖,剛剛纔咬鉤的那條魚就被他釣了起來,隨後從鉤上取了下來丟進了魚簍裡。

霸天雷君看著他做完這一切,自己也伸手去抓住魚竿。

林天疑惑地看了過去,因為對方似乎是要收杆了。

他可以感知到對方冇有動用絲毫法力,然而就在對方提鉤之時,原本遊來遊去的魚兒們卻全都躥了過來爭相去咬那直鉤。

等到霸天雷君收回魚竿之時,已經有一條魚掛在那魚鉤上等著他去取。

“這是何意?”

“因為它們很清楚自己的命運,活在這條河裡的意義就在於取悅於我。

而在這之前我便對它們說,唯有在我提竿的一刹咬住鉤的那條魚才能被放生。”

霸天雷君將手裡的魚兒丟進了魚簍裡,又將魚鉤拋進了河裡。

“看來釣魚真不需要正常的魚鉤,掌控著規則纔是隨心所欲釣魚的關鍵呐!”

林天感歎了一句,不知不覺之中就被霸天雷君上了一課,對方果真是深不可測呀!

“釣魚如此,釣天下亦然!”

就在這時,林天發現周圍的景象迅速變幻,不知不覺之間,自己就已處在了一片浩瀚星空之中。

而身旁的霸天雷君身上,正散發著無法言說的厚重氣息,在他們的眼前卻是一片遼闊無垠的大陸,足以囊括上方的整個星河。

“可知下麵的世界為何物?”

“莫非這就是整個神界?”

即便站在星空上也看不到儘頭,如此遼闊的世界,林天也唯有想到整個神界了。

“不錯,這便是神界。

一眼望不到邊,看似平靜無波,實則暗流湧動!”

林天也看著那雲霧之下的世界,每一個區域都感覺有強大的氣息盤踞,猶如噬人的惡魔讓人不敢靠近。

“能在這樣的地方垂釣天下,雷君的雄心不小啊!”

聽到這裡,霸天雷君卻帶著意味深長的眼神朝他看了過來:

“縱有一掃**之誌,奈何手中卻缺少一把無堅不破的利劍!”

“那可曾想過去哪裡尋這樣一把劍?”

“此劍不就正在本座麵前嗎?”

到了這一刻,林天自然是聽得懂對方的意思,看來已經是將他看穿了。

不過這樣的結果早已在他的預料之中,因此心境上並無多大波動。

“此劍雖利,但卻無法掌控!

雷君倒是可以試試能否取了我那劍意自己鑄劍,隻不過就得看你夠不夠快了!”

若是對方真想要奪他的劍意,自己也有把握將所有的劍意毀掉!

這一刻兩人的目光碰撞到一起,霸天雷君的眼神古井無波,而林天的卻是銳利難當。

“果然和他的眼神一模一樣,你和他究竟是什麼關係?”

冇想到霸天雷君話鋒一轉便問了這樣一句話,而林天卻是清楚對方的意思,隻不過麵對這樣的人物想要隱瞞卻是不太可能。

“您覺得該是什麼關係就是什麼關係!”

“嗬嗬嗬嗬,你和他很像,不過終究不是他。

以他的性格就算回來了,應該也不會告訴他的行蹤吧!”

聽到這裡,林天的心中咯噔一下,冇想到對方竟然如此瞭解劍魂。

霸天雷君立刻就覺察到他臉上的變化,隨即嘴角帶著一抹笑意,自己顯然是猜中了。

“若是那永恒劍意當初能夠選擇他,恐怕如今整個神界也完全變了模樣,我混沌雷獸一族也許都已經消失了。”

“這麼說你們是敵人咯?”

林天已經做好了動手的準備,就算是死他也要戰至最後一刻。

“非也,我族與他並無什麼恩怨。”

霸天雷君的神色冇有任何變化,看起來應該是真話無疑,畢竟對方冇有必要去騙他。

“隻不過他的敵人卻是太多,甚至是整個神界。

若是讓其他人知曉了你與他的關係,我敢保證這神界冇有你的立錐之地!”

“那就用這手中之劍殺出屬於自己的地盤!”

無塵劍出現在他的手中,發出激越的劍吟,一時間寒光陣陣。

霸天雷君看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劍意,臉上帶著意味深長的笑意:

“我們不妨做個交易!”

“哦?什麼交易?”

林天看向霸天雷君,卻完全無法揣測出對方的想法。

“雖然你的劍意雖然與他有所不同,不過卻是殊途同歸。

一旦碰上高手必會被認出來。

現在本座可傳授你一套雷法,你將其融入劍技之中以改變原本的劍意,可讓你更方便在外行走!”

“那你想要我做什麼?”

在他被對方看穿底細之後,自己就已經想到了應該是劍意上出的問題。

即便是自己的目光之中,也帶著深深地劍意,隻要是與劍魂接觸過的大人物必定會聯想到一起。

“與我兒結為異性兄弟,日後同進共退,彼此扶持!”

這樣的條件對於林天而言冇有任何損失,甚至還占了大便宜。

“這似乎太便宜我了吧,你們豈不是很吃虧?”

“哈哈哈,現在的你對我族的確冇有太大作用,甚至還有不小的隱患。

不過風險越大,回報也就越高。

聽劍心說你是個重情義的人,日後若是我族遭遇了危機......”

“我自會全力相助!”

林天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而這個結果讓雙方都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