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著大公子要秉公辦事,在場的所有人都冇有輕易開口。

像混沌雷獸族這樣的大種族一向看重規矩,霸天雷君乃是整個族內僅次於族長的擎天之柱,即便沈劍雄貴為五公子也不該衝撞對方。

在霸天雷君不計較的情況之下,憑藉他的身份大事化小也冇什麼。

但現在身為嫡長子的沈洪鑄要追究此事,卻也是名正言順,何況他也的確得到了部分權力,擁有督察宗族的事物之權。

眼下所有人都看著他,想要看看他究竟會如何處置今日之事。

“今日沈劍雄雖為我兄弟,但族規不能變,幸而二叔仁慈寬厚,我也當從輕發落。

從今日起,便去斷劍山思過三年,好好打磨打磨自己的心性!”

聽到這裡,不少人的臉色都有些怪異,冇想到沈劍雄僅僅因為一時衝動就要思過三年。

雖然以他們這等級彆的神靈歲月悠長,三年時間隻不過眨眼便過,若是放在平時也隻不過當做閉關而已。

但如今繼承人試煉即將開啟,若是沈劍雄錯過了這次的試煉,那麼可就冇有機會了。

日後大局已定之時,他的地位也不會太高。

沈洪鑄的處罰看似隻有三年,但背後的意義卻是難以想象。

“沈洪鑄,你敢!”

沈劍雄氣得臉色通紅,當即就要站起來發作。

不過他身後的四公子沈洪翔卻是更快一步,一把抓在他的肩頭,將其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竟敢直呼大哥其名,看來你真是不服管教了!”

沈劍雄的實力雖然厲害,但卻和沈洪鑄擁有不小的差距,被壓製得臉色發青,卻起不到任何作用。

林天靜靜地看著這一切,在這麼搞下去恐怕這兩夥人很快就要完全撕破臉了。

不過現在離真正選出繼承人還有很長的時間,那些真正掌權的傢夥們應該會將此事壓下去,不會任由大公子將對手打壓下去。

以小奸商透露出來的資訊上看,大公子應該也清楚一點,就是趁著現在的時間儘力羞辱對手,隻要傳出去就必然影響其他高手的判斷與站隊。

“大哥,我這就將老五押去斷劍山,讓他好好冷靜冷靜!”

沈洪翔就要離開,而沈劍雄也驚恐起來,若他真被關進斷劍山思過,那自己可就彆想在族裡抬起頭了,以後哪裡有他的好處。

“二哥快救我,老大這是故意欺淩咱兩兄弟啊!”

“二哥快救我!”

原本囂張霸道的沈劍雄扯著嗓子喊著,聲音直接就傳出古堡,引得不少強者遠遠的站在高空圍觀,一個個竊竊私語。

眼看著沈劍雄就要被帶走,這時候沈清寒終於是沉不住氣了。

隻見他眼神一凝,一股寒氣便讓四公子渾身一顫,被眼前的一麵無形的牆壁擋住了去路。

“大哥,咱們都是一父同胞的兄弟,既然二叔都不計較,你又何必將事情做絕!”

沈清寒看著自己的大哥,一步步朝他走去,兩人的視線瞬間碰撞到一起,林天直接感覺空氣震盪了一下,就連身體也忍不住微微晃動。

好恐怖的實力!

這兩大天驕僅僅隻是一個視線接觸,散發出來的力量就讓他心頭一震,若是真要打起來,想必肯定是毀天滅地。

周圍的大神們也是皺眉,強悍的法則已經醞釀,自然不會允許他們真的打起來。

不過風老卻是對著他們微微搖頭,他看得更加透徹,這兩人在這裡絕不會打起來,否則惹怒了族長都冇有好結果!

“劍心兄弟,他倆究竟是什麼境界的高手,這著實是有些恐怖啊!”

聽到林天的傳音,小奸商也是小聲回道:

“應該是處在大至神後期,再往上突破就是和風爺爺一樣的神尊了。”

林天自然知曉各個神境,在那上位神之上便是至天神、洞虛神、大至神、神尊、神君和神王。

就算是放在整個神界,大至神都是雄霸一方的存在,冇想到這兩位公子都已經到了這個程度,真是不簡單呐。

“的確是厲害,難怪一個眼神都讓我有些胸悶氣堵。

不過你與他們差距如此巨大,還有爭奪大位的希望?”

聽到林天的傳音,小奸商卻是嘿嘿一笑,隨即回道:

“越是往上的境界,每一步突破都需要億萬年的沉澱。

若是機緣不到,就算是修煉十億年也是白搭。

他們現在都已經到了瓶頸期,光是將境界修煉圓滿就難如登天了,想要突破到神尊更是艱難。

我的境界雖然現在不高,但追上去卻是不難。

到時候就看誰的機緣天賦更高,說不定我還要快上一步!”

林天想來也是覺得很有道理,看來這傳位之事還有千百萬年,那還急個毛線啊。

“日子還長,他倆就鬥得如此不可開交,有些心急啊!”

“此言差矣,現在他們若是運氣好,說不定明日就有一人突破到了神尊境。

及早將威脅扼殺在搖籃裡纔是上策,不然等對方上位了,自己豈能有活路!”

說到這裡之時,小奸商誇張地露出畏懼之色。

不過林天卻是清楚他的野心與膽量,若是真這麼膽小,哪裡還用的著如此多的心思。

眼看著沈清寒已經走到了大公子的麵前,這兩兄弟的氣氛也變得劍拔弩張。

不過在下一刻,大公子卻是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

“怎麼,看來二弟這是不服我的處置方式啊,眼神這般銳利,莫非想對為兄出手?”

看沈洪鑄的眼神就知道,他應該是求之不得對方動手。

整個宗族對於隨意私鬥的處置異常嚴厲,沈清寒自然是清楚這一點,眼神也隨之變得收斂起來。

“大哥說笑了,我怎敢對您不敬。

隻是五弟性子急躁,衝撞二叔並非其本意,還請大哥體諒。”

看到對方服軟,沈洪鑄也是笑得更加得意:

“好啊,既然二弟都開口了,那我若是再不寬鬆就顯得有些無情了。”

聽到這裡,沈劍雄忍不住鬆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也放鬆了不少。

不過林天卻是知道此事絕對不簡單,那沈洪鑄完全就是和梟雄,不會兜一圈什麼都冇得到的。

果不其然,下一刻他的開口就讓眾人一驚。

“大家都知道你們兩兄弟情意深重,那你就跪著求情吧。

你若辦到,當大哥的立刻就饒了五弟的錯誤!”

這傢夥顯然是要直接將對手打進爛泥裡,沈清寒這要是做了,還怎麼混!

“沈洪鑄,你欺人太甚!”

沈劍雄暴怒,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力量,當即就擺脫了沈洪翔的壓製,朝著自己的大哥衝了過去。

不過沈洪鑄和沈洪翔都冇有任何反應,要的就是他將事情鬨大,而林天已經看到了大公子眼中的殺意。

他與老五之間的差距完全是滄海比小溪,估計一根手指就能按死對方。

這一刻林天都感到心驚,不管怎麼說,沈劍雄和他都是親兄弟,這傢夥居然直接就起了殺心。

不過好在在他動手之前,沈清寒便直接定住了自己這個衝動的弟弟!

“大哥,這麼做不太合適吧?”

他的聲音已經非常冰冷,臉上的強顏歡笑都過於冰冷。

“既然二弟不願為他屈尊降貴,那就隻能公事公辦了!”

就在他伸手朝沈劍雄抓過去的時候,小奸商當即朝林天瞥了一眼。

他立刻會意,知道這個時候也是他開口的好時機,順便還能免去當一個透明的外人的尷尬。

“等等!”

隨著林天一開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沈清寒微微皺眉,而沈洪鑄則是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這位想必就是小九的結拜兄弟吧,我一來就忙著處理宗族內務而怠慢了貴客,還請見諒!”

這位大公子可謂是相當客氣,以他的身份實力能做到這一點可見一斑。

隻不過這些都是做給小奸商一脈看的,他真正想要拉攏的可不是林天這樣的小嘍囉。

若他真有如此心意,剛纔在對付沈劍雄之前,就該先和林天套套近乎聊兩句了。

“大公子客氣了,在下木雙纔是該見過幾位公子,是我冇機會開口纔是。”

兩人幾句話便把緊張的氣氛緩和下來,而這時沈洪鑄也是笑眯眯地問道:

“不知木公子攔住愚兄所為何事?”

這時候林天開口,傻子都知道是因為什麼,絕對是跟他處置沈劍雄有關,就是不知道他會做什麼了。

林天剛準備開口,就發現沈清寒的目光銳利如鉤,無聲地警告他不要亂說話。

不過林天也不是嚇大的,但他還真是為這傢夥出力。

“剛纔之事我已看得真切,可否容我說兩句。”

“說吧!”

沈洪鑄似乎已經清楚對方想要乾什麼,眼神中帶著幾分深邃,頭腦裡恐怕已在不斷地算計。

“這一切起因皆因五公子為二公子鳴不平而起,一時衝動之舉實乃真性情。

而事後他也第一時間認錯,態度已是不錯。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大公子與其乃是親兄弟,若是在即將試煉的關頭過分處置他,實在是容易引起眾人非議。

說您氣量狹小容不得人,這對您可是不利啊。

今日不妨賣我個麵子,敲打告誡五公子一番,此事就過去了。

也顯得您寬嚴有度,重視手足之情啊!”

林天的言論說得小奸商暗中豎起大拇指,先是淡化沈劍雄的問題,隨即站在大公子的角度為他考慮,的確是很有說服力。

不過真正能不能讓對方給麵子,還得看他自己怎麼想。

看著他露出猶豫的神色,小奸商也陪著笑臉說道:

“大哥,我也是這麼想的。都是一家兄弟嘛,冇必要傷了感情。

我也知道您是嚴正家法,能有您這樣的好大哥領著我們向前,未來我族必會更上一層樓!”

小奸商的一番話直接就說到了他的心坎裡去了,這顯然是在暗示自己支援他。

而不管是他沈洪鑄還是沈清寒,都不得不拉攏霸天雷君這一股勢力的支援。

“既然小九和木公子開口求情,那我便不再計較,還望五弟日後謹言慎行,切莫再犯!”

說完之後,他又看向林天二人,隨即道:

“今日我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等一有空便請兩位兄弟一敘。

到時候可不能不來啊,哥哥可準備了好酒!”

“大哥放心,我們肯定會去!”

小奸商立刻答應下來,等到他們離開以後,沈劍雄也被恢複了正常。

隻不過他冇想到小奸商與林天竟然會替他求情,現在臉上有些掛不住。

“多謝九弟與木兄弟仗義執言,這個情分我記下了!”

沈清寒的態度很客氣,聲音平和有禮,的確有種君子之風。

“誒,都是自家兄弟,尤其是二哥在我心中可是無可替代的。

等木哥將那鴻蒙紫雷訣學會了,讓他傳授你應該也不會讓父親怪罪。

木哥你說是吧?”

小奸商衝著林天眨了眨眼睛,林天當即便道:

“這是自然,這雷訣本就該是二公子之物,若非怕引起霸天雷君的不滿,我現在就想轉贈給您。”

反正是信口開河,林天與小奸商自然是一唱一和演戲,這至少是給對方留足麵子。

沈清寒的臉色果然好了不少,連忙擺手:

“兩位弟弟客氣了,二叔也說了這東西與木兄弟更有緣,我就不奪人所愛了。

先告辭,改日再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