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閨房內,幽夢饒有興趣地看著銅鏡。

“不如就先給陳飛宇製造一丁點的障礙,順便看看陳飛宇的實力突破到了什麼程度,我的寶貝徒弟,你說呢?”

不等琉璃說話,幽夢左手輕揮,袖口帶起一陣香風,吹進了銅鏡裡麵。

同一時刻,陳飛宇忽覺狂風大作,連雙眼都難以完全睜開,心中為之驚訝,在這秘境之中,從哪裡來的這麼大的狂風?

而更令陳飛宇奇怪的是,這麼強烈的狂風之下,周圍的霧氣竟依舊濃而不散,像是完全不受狂風的影響。

當然,如果陳飛宇知曉這一切都是幽夢所為的話,肯定會大呼神仙手段。

下一刻,狂風竟破開了陳飛宇的護體罡氣,衣服上有好幾處地方被割裂開來,甚至傷及陳飛宇的皮膚,出現幾道血痕。

呼嘯的狂風,竟比利刃還要鋒利!

陳飛宇心中驚訝,雖然不知道這個狂風是哪裡來的,但也知道這必定是秘境的陷阱之一。

當即,陳飛宇心念一動,周身再度浮現出太極圖,將自己保護了起來。

狂風吹在太極圖上,紛紛被太極圖所吸納,難以對陳飛宇造成傷害。

“不愧是能夠吸納萬物的太極圖,單純在防禦力方麵,比無極拳要更加高明的多。”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越發的為自己討要太極圖的決定而慶幸。

“他這麼輕易就能擋住風劍,有意思。”

幽夢眼眸之中閃過一抹訝異之色。

琉璃看著銅鏡中大展神威的陳飛宇,嘴角不是覺得翹起了一絲笑意:“飛宇的實力好像又厲害了。”

“他的實力是進步的比較快,但是你經過為師的親自指導……”

幽夢說到這裡,伸出纖細的手指,調起了琉璃的下巴,自信地道:“此時的實力,你絕對在陳飛宇之上,你是不是更應該為自己的進步感到高興?”

琉璃皺眉向後退了一步,避開了幽默的調戲,恭敬地道:“師父請自重。”

幽夢一聲輕笑,轉過身來,重新看向了銅鏡中的陳飛宇。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之前曾有個天道派名叫陽舒的道人,闖進秘境中好幾次,也曾施展過類似陳飛宇的太極圖,看來陳飛宇和陽舒之間也有幾分關係。”

就如同仙府一樣,陳飛宇所在的秘境,同樣屬於幽夢,她隻需要一念之間,就能在秘境中創造出萬物。

也正是因為如此,之前陽舒真人和澹台家族老族長每次進入秘境後,所看到的環境都不一樣。

其實並不是不一樣,而是幽夢每次所創造出的環境不一樣罷了。

而且秘境中的一切事物都瞞不過幽夢的耳目,當陽舒真人和澹台家族老族長闖進秘境的時候,就已經被幽夢所發現。

所以幽夢才知道陽舒真人以及太極圖。

當然,哪怕是已經進入過秘境好多次的陽舒真人,也並不知道他的一舉一動,已經儘入幽夢眼底。

而陽舒真人和澹台家族老族長之所以能夠活著離開秘境,也不過是幽夢冇有打算殺他們而已。

此刻,幽夢嘴角翹起一絲笑意,看一下銅鏡中的陳飛宇,像是看見了久違的令她心動的獵物。

“既然陳飛宇的實力提升了,我也不介意多給他增加一點難度,好好的和他玩上一玩,就讓我看看陳飛宇能帶給我多少的驚喜。”

卻說陳飛宇在太極圖的護佑之下,無視了周圍堪比獵刃的狂風,邁步向前走去。

忽然,異變陡生!

周遭的狂風忽然停止,就像是從未出現過一樣。

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

陳飛宇腳步一頓,眉頭微皺。

下一刻,憑空出現了一道連接天地的巨大旋風,周圍原本濃鬱的散不開的霧氣,被旋風所攪動,融合在了一起,宛若一條濃霧的長龍。

陳飛宇宛若螻蟻一般渺小!

“這又是什麼?”

陳飛宇驚訝且戒備。

話音剛落,旋風已經向著陳飛宇的方向移動而來。

速度極快,彷彿要將陳飛宇捲進去給大卸八塊。

“就憑一道旋風也想擋住我陳飛宇的腳步,癡心妄想。”

陳飛宇神色輕蔑,同樣立於原地不動,任憑旋風將自己席捲進去。

“呀………”

幽夢閨房內,琉璃一聲驚呼,毫不掩飾自己的擔憂。

“陳飛宇在搞什麼鬼,這一陣狂風,足以將一座小山都給撕成粉碎,陳飛宇找死不成?”

幽夢也有一些驚訝,想象不到陳飛宇竟會笨到冇有絲毫的抵抗動作。

她第一時間施展神通妙法,看到了旋風內部的景象。

隻見陳飛宇立於旋風最中心的位置,周身閃耀出太極圖,不斷的吸納旋風的風力。

陳飛宇非但毫髮無損,而且在太極圖的不斷吸納之下,旋風的威力不斷減弱,也不斷的變小。

“有意思,看來陳飛宇實力進步之大,遠在我想象之外,我很好奇,這段時間他究竟經曆了什麼,能夠將實力提升到如此地步?”

強如幽夢,也不由得驚訝連連。

琉璃這才鬆了一口氣,不愧是飛宇,果然厲害。

幽夢眼角餘光注意到琉璃的神色,嘴角重新翹起了笑意:“我的好徒兒,為師剛纔傳你的‘太陰煉形法’,你可得抓緊時間好好參悟修煉,先下去好好閉關用功吧,冇有煉成第一層之前,不得出關。

至於陳飛宇嘛,我來一個人來玩他就夠了。”

“琉璃懇請師父高抬貴手,徒兒告退。”

琉璃知曉幽夢一向說一不二,雖然心中有萬般的不願,也隻能最後叮囑一遍,無奈告退。

“高抬貴手?”

幽夢好看的笑容中,透漏著幾分讓你不寒而栗的感覺:“為師一旦出手,哪怕力道已經很輕微了,也不是一隻螻蟻能夠承受的。”

她輕輕捋這鬢邊的秀髮,看向了銅鏡中的陳飛宇:“到底是將陳飛宇留下來永遠供我玩樂呢,還是將他永遠留下來?”

陳飛宇並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幽夢看在了眼中。

此刻,他身處旋風最中心位置,不斷施展太極圖吸納周圍的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