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龍氣遮天 >   第1120章

-

剛進入院中。

白顏汐就看到衣衫不整、披頭散髮的南宮璟揮舞著手中滴血的長劍,雙目猩紅地衝著圍著他的下人們宛如一頭邊臨死亡的野獸,發出最後而絕望的嘶吼。

“爹,爹!”

幼小的南宮鳴不顧一切,大喊著衝上去,緊緊地抱抱住南宮璟:“爹,您醒醒啊,我是鳴兒,我是鳴兒啊。”

見兒子抱住丈夫,白顏汐一咬牙也衝上去,緊緊地抱住他:“小侯爺,我是顏汐,你告訴我,你哪裡不舒服,我去給你找大夫,來人啊,快去請世子殿下,讓世子殿下幫忙請大夫啊。”

“放開我,放開我。”

南宮璟還在拚命地掙紮,嘴裡不停地咆哮:“放開我,放開我。”

“整整四年了,小侯爺,你也應該清醒了。”

白顏汐抬頭,淚光閃爍地對上丈夫猙獰的麵容:“阿璟,你說過的,要給我一個家,要跟我生一堆的孩子,等我們變成白髮蒼蒼的老爺爺老奶奶,還要一起手牽手看夕陽,這些事情,都是你答應我的,為何你現在要變成這個樣子,你清醒一點,你看看我,看看鳴兒啊。”

“爹,爹,您冷靜一點,您不要在發瘋了,求求您,不要在發瘋了。”南宮鳴跟著母親一塊掉淚。

或許是母子倆的哭泣聲,觸動到了南宮璟。

他右手一鬆,長劍“哐當”掉在地上。

下人連忙用腳踢開,免得小侯爺在傷人。

南宮璟眼中的猩紅漸漸褪去,低頭,看這痛哭流涕的母子倆,他張嘴,生澀道:“不、不哭。”

“爹?”

南宮鳴一怔,睜大兩眼,來回打量父親:“您認得我們了?”

白顏汐心中一驚,麵上卻裝的跟兒子一樣,滿臉不信似地看著丈夫:“阿璟,你清醒了?你認得我們了?”

“不哭。”

南宮璟冇回答,隻是嘴裡不停地重複這兩個字。

“娘,爹怎麼又……”

南宮鳴滿臉失望,還以為爹好了呢?

白顏汐則是鬆了一口氣,抬手擦去兒子麵上的淚水,柔聲道:“鳴兒,咱們先把小侯爺扶到房中去,紅芙,去打盆熱水來,我給小侯爺擦擦臉。”

“是。”

臥房中。

南宮璟已經恢複往日的寧靜,坐在床前,任由白顏汐張羅。

白顏汐絞乾了帕子,彎腰,輕輕擦拭南宮璟麵上濺到的鮮血:“小侯爺,先前給你看病的醫館,還有幾天就要開張了,到時候我帶著你去看病,你放心,這次就算是砸鍋賣鐵,我也會把你的病給看好的。”

南宮璟眸子動了動,並未張口說話。

白顏汐見南宮璟衣服上也有鮮血,想了想,伸手欲要給他除去腰帶。

手腕一下子被南宮璟握住了。

“小侯爺?”白顏汐被他捏的生疼,眉頭輕蹙,“你放手呀,你衣服上都是血,我給你換乾淨的衣服,好不好?”

“臟。”

南宮璟抬頭,衝著白顏汐吐出一個字。

“就是因為臟,纔要換呀。”

“臟。”

南宮璟不肯鬆手,嘴裡還一直重複著這個字。

白顏汐有點搞不懂,他到底想乾嘛。

“夫人,自從您出事後,府中的下人就一直風言風語,奴婢看見過好幾次了,無論怎麼嗬斥他們,都不管用,奴婢猜想,肯定是他們的談話,被小侯爺聽到了,所以小侯爺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