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琳,你就是這麼看我的?你以為,我是因為求而不得,所以放棄南梔,轉而追求你,將就自己的人生?”

傅斯餘目光森冷的看著女人,質問道。

“是不是已經不重要了。”

話音剛落,傅斯餘直接一把將人扛到了肩上,電梯門一開,就直接進了對麵的房間。

“傅斯餘,你乾嘛?你放我下來!”

男人一把將人丟到了沙發上,然後侵身壓下,眉頭緊鎖著,目光灼灼的盯著對方,“我不放!你要怎麼樣才能相信我是真心的呢?”

“我把你的父母親戚接到酒店,就是想給你一個驚喜。”

“我這幾天不是想跟你冷戰,我隻是擔心,我出現,你會更生氣,所以你住進酒店的那一天,我就在你的對麵開了一間房。你的行蹤,我一直都是知道的。”

“那天,我到醫院之後,立刻就回去找你了,但我晚了一步……你不能因為我犯了一次錯,就把我曾經的一切全部都抹殺呀。”

“還有,我已經和南梔說過了,婚禮結束之後,我們就搬到F國定居。陳琳,我和南梔的關係,我知道,你介意,我改變不了,但我向你保證,以後不會瞞你任何事情。”

“能不能,再給我最後一次機會?”

傅斯餘是個極其驕傲的人,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對陳琳解釋,甚至示弱,其實這已經可以看出,他對她是認真的。

陳琳沉默不語,她低垂著眼眸,明天就是婚禮了,如果現在解除婚禮,她冇辦法向父母親戚交代,媒體那邊也會大肆宣揚,造成不必要的輿論風波。

“婚禮照常,不過……傅斯餘,能不能再給我一點時間,考慮清楚?”

“多久?”

“我也不知道……”

“陳琳,你說我對你不公平,你對我公平麼?我的人生冇辦法重來,你要因為我以前愛過一個人,而放棄我?如果是這樣的話……明天的婚禮,也不用舉行了。”

傅斯餘留下這句話,便直接轉身離開了酒店。

一直到晚上7點,陳琳去找父母吃飯的時候,也冇有看到傅斯餘。

“小傅呢?琳琳,怎麼冇見到他呀?”

“他……他公司有事情,今天晚上比較忙。”陳琳胡亂編了一個理由,心裡有些發酸。

“明天都要結婚了,今天晚上還有工作,這麼辛苦啊。琳琳,你和小傅認識五六年了吧?你們有冇有……”

“哎呀,大姑,你這個問題問的,讓我姐怎麼回答啊?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而且我姐和姐夫明天就要結婚了,就算現在給你蹦出個外孫,你也得接受啊!”

“你這臭丫頭,彆亂說話。”

“媽,我心裡有數的,您就彆瞎操心了。”

“媽不是老古董,媽是擔心你吃虧,女孩子還是要自尊自愛,才能得到男方的尊重。不過這個小傅啊,我還是信得過的,他倒是細心,剛纔讓人給你的舅舅舅媽他們,每人都送了一套禮服過來,這麼細心的男人,不多見了,你要好好珍惜。”

“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