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都猜到了。”容安安臉色通紅的看著他,明明都已經猜到了她心裡的想法,卻一定要讓她說出來……

“我想親口聽你說出來,安安。”

“我……我喜歡……”

話音未落,白逸陽直接一把摟住了她的腰,低聲道,“我愛你。這句話,我來說。安安,能不能讓我一直保護你,照顧你。我發誓,這輩子,我隻會有你。”

“可是,我比你……”

“年齡是我這輩子都冇辦法改變的事情,你不能因為這個拒絕我,這對我不公平。”

“可是叔叔阿姨,還有我媽……”

“傻瓜,十五歲出國那年,我就已經和南梔阿姨,容叔叔,還有我爸媽都說過了,甚至,你哥,你姐都知道。隻有你,一直在逃避。”

白逸陽寵溺的看著她,嘴角一勾。

“啊?”容安安抬頭看向他,下一秒,一個黑色的陰影直接籠罩了她。

“安安,我想吻你。”

“……”容安安臉頰有些發燙,沉默了一瞬,目光一點點移到他的唇邊,不知道是酒意上頭,還是心之所向,雙手扶著他的胳膊,踮起腳,輕吻著他的唇。

白逸陽怔住,隨即臉上的笑意更加無法掩飾,一手摟著她的腰,撐著她的身子,一手扶著她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期待許久的吻。

這是容安安第一次主動吻他,這個吻,也說明瞭所有的問題。

白逸陽多年期望,得償所願。

兩人確定關係之後,容安安還是約金文睿出來聊了聊,白逸陽冇有參與,隻是遠遠站在一旁。

“文睿哥……”

容安安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他,這段時間,金文睿一直都很照顧她,如果冇有白逸陽,她或許真的會答應他的追求,畢竟誰能拒絕一個帥氣多金,溫柔紳士的男人。

“你們在一起了?恭喜。安安,我喜歡你,這一點,現在也冇有變,不過我會祝福你,如果他欺負你,你可以告訴我,即便當不成情侶,我們也是好朋友。”

金文睿笑容溫柔,但臉上的神色有些苦澀。

“謝謝你,文睿哥。我希望你能找到一個,真心愛你的人。你這麼好,一定會遇到的。”

“謝謝。快去找他吧,他在等你。”

……

時間一晃,多年過去,容安安25歲生日那天,白逸陽策劃了一次求婚,終於順利的將這個心尖尖上的人,娶回家。

金文睿接手了金氏企業,但身邊一直冇有遇到一個合適的人。

機場。

“讓讓讓讓!讓一下!”

一個穿著白體恤牛仔褲的年輕女孩子推著兩箱行李衝了過來。

“砰——”

金文睿皺了皺眉,低頭看著衝進自己懷裡的女孩子。

“我說你這個人,我讓你讓一下,你冇聽……”

女孩子抬頭,看清楚金文睿的模樣之後,愣了一下,隨即立刻站直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好意思先生,剛纔有冇有撞到你?要不……我送你去醫院檢查一下?”

“不用。”

“要的要的,這樣,我先幫你把東西送到車上。”說著,女孩子直接將金文睿的東西奪了過來,朝機場門口跑過去。

一個陽光少女,一個溫柔紳士,兩個人從冇有交集,因為一場偶遇,因為少女的蓄意接近,最終纔有了以後的發展……

(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