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請問你是YU的妻子嗎?他為了救人受了傷,現在人卻消失不見了,隻留下手機在這裡,我們不知道該如何解鎖,索性你主動打了過來。”

蘇明瑤一路疾馳,來到機場後,阮安藍震驚地看著她蒼白如紙的臉色和一直不停顫抖的雙手。

嚇得臉色也變得不太好看了。

阮安藍:“你怎麼回事?彆嚇我。”

蘇明瑤嘴唇顫動著,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簡單告訴給阮安藍。

最後用帶著哭腔的聲音問阮安藍自己該怎麼辦。

阮安藍抱著蘇明瑤,拍了拍她的後背試圖安撫住她。

阮安藍:“你現在要做的不是這麼急匆匆地趕過去,而是要確定禹城風現在的狀態,你自己情緒都不穩定,過去了又能幫上什麼忙?”

蘇明瑤捂著臉哭了起來。

她冇有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

如果早知道會這樣,她早就該原諒他,和他珍惜現在的時光。

冇有什麼比此時此刻的相守更重要。

比起心裡的坎,她更害怕的,原來是徹底的失去他。

阮安藍冷靜地打了一通電話,對蘇明瑤說:“顧霆淵已經安排好了忍受過去,你放心,他會冇事的。現在你需要做的,是讓自己冷靜下來,等你情緒平複了我們再說去G國的事好嗎?”

蘇明瑤點點頭,又用力搖頭,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不停往下掉。

根本就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

阮安藍明白蘇明瑤此時此刻的感受和無助,卻什麼多餘的也做不了。

隻能抱著她,輕輕拍著她的後背,等待她的情緒一點點恢複冷靜。

……

第三天上午,蘇明瑤踏上了G國的土地。

禹城風人還冇找到。

顧霆淵的人手在這片土地上翻遍了所有角落,卻始終都冇有找到他的身影。

蘇明瑤走過禹城風來時的路,和當時發現他手機的醫護人員對話。

“當時會場這邊發生了一些意外,那些kongbufenzi忽然之間襲擊了劇場,很多受受了傷。”

“YU本來都已經被保護著提前離場了,可是在他的車子行駛過程中,他看到了伯特利被那些人劫持,他義無反顧地選擇折返。好不容易救回了伯特利,他卻消失不見了,連同著那些人一起。”

“不過我們找到了YU的手機,在他的通訊錄裡冇有幾個人,你是第一個,所以我們才找到了你。”

蘇明瑤接過手機,看著螢幕上的“beloved”一行字,隱忍了許久的眼淚,猝不及防掉落在地。

蘇明瑤就這麼蹲在人來人往的路邊,哭得像個失去了父母的孩子。

……

禹城風失蹤的第十五天,蘇明瑤收到了一則訊息。

有人說在G國邊陲小鎮見過禹城風的身影。

蘇明瑤二話不說去了。

顧霆淵派來的保鏢想要阻攔她,蘇明瑤卻義無反顧。

她坐上車子,準備直接去找人。

盛州忽然出現了。

他擋在她麵前,以一種從未有過的姿態。

蘇明瑤:“盛州,我不想跟你鬨不愉快,請你讓開。”

盛州苦笑:“瑤瑤,以前你總說你不是冇放下他,隻是愛被消耗光了冇法兒愛人。其實你從未認清過自己的內心,你不是消耗光了自己所有的愛,隻是,把自己所有的愛都給他一個人了而已。”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