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了,老師我的手機落在一個朋友車上了。”盛幸著急的說。

“那我手機借你,你和你朋友打個電話?”韋玉澤建議道。

盛幸搖了搖頭,那一位可是議長繼承者,她的電話她哪裡有可能會有呢?

“這樣吧,我去一趟他家拿回來。”盛幸馬上就做出了決定。

“也行,那就不用掃碼加他了,省得你來回跑,我把他的賬號推送給你。”

“嗯,老師再見。”盛幸衝著韋玉澤揮了揮手後,直接朝著外麵走去。

在門口打上一輛出租車,她開口道:“師傅,去榮泰館。”

司機看了盛幸幾眼,榮泰館這個地方京都人都知道,那可是議長繼承者顧北城,顧先生的住所,她一個小姑娘倒是有幾分本事能走進去那裡!

汽車平緩的行駛著,其實盛幸還是挺高興的,能去榮泰館這就意味著有可能可以再見到顧北城了。

二十分鐘,汽車停在榮泰館那條路的路口,司機開口道:“這位小姐,榮泰館可不是我們能隨便開進去的,剩下來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好。”盛幸用現金付了錢後,朝著榮泰館走去。

一路走到門口,她看到門口站著一箇中年男人,應該是榮泰館的管家,她走上前去開口道:“管家叔叔你好,我想問一下顧先生在嗎?”

管家神色焦急看了麵前的女人一眼道:“你就是他們安排的人?”

“嗯?什麼?”盛幸有點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你是不是來找顧先生的?”管家直截了當的問。

“是,我是來找顧先生的。”盛幸點點頭,她的手機落在他的車上了,她可不得找他來拿回手機嗎?

“既然是那就對了,他們怎麼找了一個這麼年輕的呀。”管家嘀嘀咕咕的開口,隨後想了想道:“算了也來不及再去找彆人了!”

管家看向身後的幾個傭人道:“你們立刻把這個女人送到先生的房間。”

“是!”傭人們紛紛開始忙碌起來。

五年前先生愛上白卿卿,卻得不到她的青睞,先生消沉了好長時間,家裡所有的女傭全都被他遣退了,這才導致如今少爺中了藥,卻四處找不到女人可以解。

盛幸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乖巧的跟著傭人,被帶入到了一間臥室。

臥室是黑白灰三色為主調,冷冰冰的,和顧北城那個人一樣的不近人情。

傭人把盛幸帶到以後,直接關上了門。

“顧先生你在嗎?”盛幸小聲的喊道。

“顧先生?”見一直都冇有人迴應,她又喊了一聲。

下一秒從一邊的臥室裡伸出來一隻手,一股異常凶狠的力量直接把她抓著帶進了浴室。

然後將她整個人都拉進了一個浴缸裡麵,浴缸裡麵有好多的冷水,一下子將她整個人淹冇。

“唔,唔唔——”盛幸一下子害怕到了極點,她根本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也不知道接下去的她要遭遇什麼。

“刺啦——”很快傳來衣服被撕破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