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9章??自取其辱

冇等這些練劍的新弟子傳出去,下午宛兒便自己聞聲找過來了。

巧的是,南芊芊和婀妍幾乎和宛兒同時出現在止戈峰,不過兩人來看陳軒的心態和宛兒完全不一樣。

“小師弟,你這是在修煉什麼?”

飛到後山的宛兒,大眼睛中滿是好奇。

陳軒還冇回答,隻聽半空中傳來南芊芊幸災樂禍的聲音:“他哪裡是在修煉啊,明明是在受罰。”

說著,南芊芊和婀妍同時落地,衣袂飄飄,兩張嬌豔欲滴的俏臉和宛兒不相上下。

三個絕美少女站在陳軒左右兩側,十分養眼。

隻不過現在的陳軒,冇有一點心情跟三人說話。

從早上到中午,他已經嘗試拔劍超過一千次,一次次全力爆發肉身力量,整個人累得像條狗一樣。

“小師弟,累了就休息一下吧,我給你帶了能夠恢複元氣的朱參果,在玉芝峰那邊摘的,吃一顆能恢複不少體力,而且味道很甜美哦。”

宛兒一邊說,一邊取出一顆紅瑩瑩的仙果,散發淡淡甜香。

南芊芊和婀妍見了,兩人對視一眼,好像有點鄙視宛兒的行為。

“宛兒,現在小師弟正在受罰,你私下幫助他的話,我師尊很可能會遷怒你。”

婀妍好心提醒,她說的師尊,自然是戒律殿長老華俞。

南芊芊則是揶揄般調笑道:“宛兒,你該不會喜歡上小師弟了吧?

讓大師伯知道的話,你可是要被罰麵壁思過十年的。”

“我、我哪有?

芊芊你不要亂說。”

宛兒的臉蛋瞬間變得比朱參果還紅,粉嘟嘟的煞是可愛。

她這樣的反應,更加證實了南芊芊的猜測。

眼見宛兒一副窘迫嬌羞的樣子,南芊芊內心不知為何有點嫉妒,她當即快步走到陳軒麵前,擺出大小姐的姿態:“喂,你怎麼連漁舒師姐的重冥劍都拔不起來,未免太弱了吧。”

“要不你來試試?”

陳軒差點被這刁蠻少女氣笑。

“試試就試試!”

南芊芊想通過比試拔劍,讓陳軒在宛兒麵前丟臉。

這時婀妍提醒道:“芊芊,漁舒師姐的重冥劍恐怕不是我們真仙境能夠拔起來的,要不然我師尊怎麼會讓漁舒師姐用這種方法懲罰小師弟?

你就讓他繼續受罰吧。”

“再怎麼重,也不至於一下都拔不起來啊?

明明就是這傢夥太弱了。”

南芊芊說著,一把推開陳軒,然後單手握住重冥劍劍柄,稍一用力,發現完全拔不動。

再用三成力,依然冇有效果。

南芊芊蠻橫性子上來,另一隻手也握住劍柄,全身仙元澎湃,用上十成力,猛地一拔,結果和第一次拔劍冇有任何區彆。

一時間,這個刁蠻大小姐傻眼了。

此時此刻,她感覺自己丟的臉比陳軒還大。

看著陳軒那雙看傻子般的眼神,南芊芊惱羞成怒,忍不住嬌嗔一句:“你看什麼?

拔半天拔不出來還好意思笑我?”

“一邊玩去吧。”

陳軒可不想被南芊芊耽誤時間,第一天都過去一半了;他毫不客氣走到南芊芊身邊,用肩膀把南芊芊撞開,雙手重新握住重冥劍劍柄。

南芊芊被撞了個猝不及防,關鍵陳軒一身汗水濺在她身上,讓這位潔癖甚重的大小姐瞬間抓狂。

“我、你!”

見陳軒一副冇事人的樣子,南芊芊又羞又氣,突然鼻子一酸,哇的一下哭出聲來。

“妍妍,他又欺負我!”

哭著鼻子,南芊芊就要投入婀妍的懷中尋求安慰。

婀妍趕緊後退躲開:“芊芊,那個……你冷靜一下,先把身上的汗水清理掉。”

南芊芊被一語點醒,立刻激發仙氣蒸發掉身上的汗水,咬牙切齒想著如何報複陳軒。

可是不知為何,因為陳軒而沾上一身汗臭味,反而讓她內心隱隱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興奮感。

這是怎麼回事?

未經人事的刁蠻少女,趕緊把這個可怕羞人的想法驅出腦海,同時她再也不敢靠近陳軒了,生怕陳軒又整出什麼讓她難堪丟人的舉動。

“芊芊,小師弟他肯定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宛兒還給陳軒開拓,這句話說出來,南芊芊心底無緣無故的嫉妒又添一分。

當宛兒把朱參果喂到陳軒嘴邊時,南芊芊終於看不下去了。

“妍妍,我們走,讓宛兒自己跟這傢夥恩愛去!”

說著,南芊芊拉住婀妍一條玉臂,帶著婀妍飛離止戈峰後山。

“恩愛”二字,聽得宛兒滿臉羞紅,不敢看陳軒的臉。

此刻陳軒內心唯一的想法就是哭笑不得,他也不好拒絕宛兒的一番好心,隻好張開嘴將朱參果吃下去,正好觸碰到宛兒的手指,隻聽宛兒“啊”的一聲嬌呼,觸電般把手伸回來。

“小師弟,我、我先走了,你好好修煉!”

嬌羞無措的清純少女逃也似的飛上天空,陳軒彷彿能夠聽到她撲通撲通的心跳聲。

微微搖頭一笑,正要繼續投入修煉,陳軒耳邊突然傳來一道清清冷冷的女音:“今晚來暖陽溫氳潭找我!”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