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陽淡淡地道:“我為什麼會得到劍仙傳承這與你無關,現在我隻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主動認輸,要麼被我擊敗。”

“年輕人倒是狂妄,不過你也的確有狂妄的資本,我自問實力和寂心神僧在伯仲之間,如果都是全盛實力,我不一定是你的對手,但是你剛跟寂心神僧戰鬥過,必定有所消耗,你我打下去,你必定不是我的對手,而如果你輸了,作為正道公敵的你,下場會非常的淒慘。”

顏亞聖揹負著雙手,大大方方地承認道:“話說回來,雖然我占了十足的便宜,但為天下降妖除魔,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正道眾人紛紛點頭附和。

陳天陽淡淡地道:“哪怕是和寂心神僧戰鬥過一場,再戰勝顏院長並非難事,而且我的下場如何也不勞顏院長操心,你應該擔心的是,萬一你輸給我,那浩然書院的名聲,可就要因此受損了。”

周圍眾人一片嘩然,在先戰一場的情況下,陳天陽麵對顏亞聖院長還敢這麼囂張,豈不是冇把天下儒門讀書人放在眼裡?

“陳少俠倒是霸氣的很,雖然我隻是個讀書人,但也知道降妖除魔、替天行道義不容辭,彆說是損害區區浩然書院的名聲,就是拚死我一命也在所不惜。”顏亞聖大義凜然。

周圍正道眾人一片歡呼敬仰。

“不愧是顏院長,果然大義凜然,我等佩服。”

“顏院長凜凜風骨,不愧是全天下讀書人的領袖。”

“有顏院長領袖儒門,實乃是天下人之福!”

浩然書院的弟子更是紛紛驕傲地仰起頭,與有榮焉。

場中,陳天陽道:“既然顏院長有如此高的覺悟,那就開始戰鬥吧,畢竟打敗你之後,我還要接著擊敗陽舒那老兒。”

一句話,正道眾人又是對陳天陽罵聲一片。

邪道眾人一片歡呼支援。

顏亞聖微微皺眉,麵色有些不虞,作為儒門的院長,他天然的喜歡謙虛的人,所以像陳天陽這麼囂張狂傲的性格很不喜歡。

“既然陳少俠如此自信,那就開始吧,你剛跟寂心神僧戰過一場,我允許你先出手。”

顏亞聖冷冽的聲音傳來,周身氣機運轉,一股強悍的氣勢,向著是四周激盪。

如果說剛剛的顏亞聖還是個儒雅的讀書人,那現在,便是一位準備上戰場奮勇殺敵的勇士。

閒時讀書,戰時殺敵,本就是儒家風采!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出一道劍芒。”

說罷,陳天陽在原地淩空揮出一道劍芒。

顏亞聖單手前伸,掌心閃耀出一股平和的清光,還冇襲到他跟前的劍芒,已經憑空消散不見,接著隻見陳天陽站在原地冇有追擊,便知道陳天陽隻是象征性的出了一招,以示不願意占自己的便宜。

“一招已過,正式開始動手吧。”

陳天陽冷冷地道。

“原來陳少俠也是個講究人,小心了。”

顏亞聖說完,主動出手,“鏘啷”一聲,一柄軟劍出現在手中,但是在他強大的真元加持下,劍身堅硬無比,主動向著陳天陽攻去。

“來的好,我就來領教一下浩然書院的絕學。”

陳天陽一聲輕喝,同樣縱身而上。

頓時,雙劍相交。

哪怕顏亞聖已經修煉到了“通玄後期”境界,依舊覺得從龍淵劍上傳來一股強大的力道,整條手臂都被震的發麻,甚至身體不由自主的想要向後退去,心中一陣驚駭,陳天陽的實力,竟然恐怖如斯!

不過顏亞聖畢竟是浩然書院的院長,體內浩然之氣運轉,竟引動天地自然之力,天上風雲為之變色,憑空颳起一陣強大的旋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