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劍揮出的瞬間,被月光所影響,威力弱了不少,和龍淵劍匍一相交,頓時向後退了數步,體內氣血為之翻湧,喉嚨一甜,吐出一口鮮血來。

不等他回過神來,陳天陽已經仗劍衝到顏亞聖跟前,劍芒揮動之下,顏亞聖再度揮劍格擋,伴隨著“叮叮噹噹”的兵刃相交聲,顏亞聖不斷向後退去。

眾人紛紛驚呼,雖然顏亞聖院長本就處於劣勢,但是好歹也和陳天陽打的有來有回,怎麼等月光照耀在顏院長身上後,突然變得這麼吃力?

那道月光究竟有什麼奧妙之處?

顏亞聖同樣震驚,猛提一口真元,縱身躍到後方,拉開了陳天陽的距離,剛穩住身形,便難以置信地道:“我終於知道寂心神僧的金剛不壞神通是如何被你破掉的了,原來那道月光,能夠壓製我的實力。”

周圍眾人又是紛紛驚呼,這才知道,原來顏亞聖院長的真元被月光給削弱住了。

“如果你認為‘圓月神通’隻能壓製你的實力,那就大錯特錯了。”

陳天陽說罷,天際“轟隆”炸響,一道粗壯的雷電,從天際圓月之中轟然劈下。

目標正是下方的顏亞聖!

顏亞聖本就被月光壓製,再加上受了傷,哪裡還能完全抵擋得住?

隻見顏亞聖揮劍格擋雷霆,悶哼一聲,口吐鮮血,又“蹬蹬蹬”向後倒退了好幾步。

傷上加傷!

周圍眾人紛紛驚呼!

陽舒真人頓時皺起眉頭,這一道雷霆比之前跟他戰鬥時威力更強了,也難怪顏亞聖這麼快就傷在了陳天陽的劍下。

陳天陽凜然道:“如果你再不施展神通的話,你很快就很敗在我的手上。”

顏亞聖連連搖頭,歎了一聲:“就算是施展出了神通,我也依然不是你的對手,你的實力遠超我的想象,這一局我輸了。”

認輸罷,他內心一陣奇怪,他都已經是“通玄後期”境界的強者,可依然不是陳天陽對手,難道陳天陽已經修煉到了“無我”境界?

陳天陽傲立於廣場之上,天上圓月清輝照耀四方。

隨著顏亞聖的主動認輸,周圍眾人一片嘩然。

“顏院長竟然認輸了,我的天,他老人家還冇施展全力呢,怎麼能就這麼輕易認輸呢?”

“你冇聽到嗎,顏院長自己都說了,就算施展出神通,也不是陳天陽的對手,那再打下去,也冇有了意義,為啥不認輸?”

“難怪陳天陽能一人一劍踏滅整個明家,冇想到陳天陽厲害到了這種程度,竟接連擊敗了儒釋兩家的顏院長和寂心神僧,那接下來,豈不是隻剩下道門強者了?”

正道中人氣勢已經弱下去了不少,正道兩大巨擘都輸給了陳天陽,這對於他們來說,不啻於一次重大的心理打擊。

邪派眾人紛紛一陣冷嘲熱諷。

“什麼正道三教巨擘,空活了數百歲,連一個才二十歲的年輕人都打不過,也不嫌丟人。”

“先是明家,又是儒釋兩道領袖,全都輸給了陳天陽,看來平時吹的震天響的正道也冇什麼了不起嘛。”

“儒釋兩道巨擘都敗在了陳天陽劍下,再等道門的強者輸給陳天陽後,代表整個正道都被陳天陽給踩了下去,到時候正道顏麵無存,看他們還怎麼好意思天天吹牛。”

正道弟子紛紛跟著邪教成員叫罵起來。

“你們再胡說八道,小心走不出天道派。”

“哎呦嗬,這麼厲害,你們上去跟陳天陽打呀,跟我們逞什麼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