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陳寧含怒一拳擊出。

拳頭所過之處,空間為之扭曲。

鮑爾雖然早有防備,但依舊冇法躲閃,臉門被陳寧的拳頭打個正著。

轟!

這傢夥那顆碩大的腦袋,直接被陳寧一拳擊碎,化作一團血霧。

與此同時。

伍茲已經殺到,也是凶悍至極的一拳,擊中陳寧的臉頰。

砰!

伍茲的拳頭彷彿擊中鋼板,陳寧的臉頰隻是微微紅了,反倒是他自己的拳背被震得發麻。

他滿臉驚駭,心中暗呼不好。

還冇來得及撤退,陳寧已經出手。

嗖!

陳寧抬起左手,一把掐住他的喉嚨,單手便將他提離了地麵。

砰砰砰……

陳寧左手提著伍茲,右拳連續的砸在伍茲的臉門上。

伍茲的實力比鮑爾強,也更抗揍,不過捱了陳寧幾拳,鼻梁崩塌,麵骨碎裂,已經滿臉血汙了。

陳寧卻餘怒未消,將這傢夥狠狠摜在地上,抬腳狠狠一腳踩下去。

轟隆!

一聲巨響。

伍茲的腦袋被陳寧一腳踩進了堅硬的地麵中。

曾叱吒風雲的伍茲,居然就這麼被陳寧一腳踩死了。

“他殺了伍茲將軍跟鮑爾將軍!”

“跟他拚了!”

“殺!”

其餘的強者們見壯,不顧一切的朝著陳寧殺來。

遠處,大批大批全副武裝的士兵,已經在包圍過來,準備對陳寧火力覆蓋。

轟!

陳寧再次切換出戰鬥形態,出手如風,力量如雷。

砰砰砰……

那些衝上來的強者,一個個都被陳寧打飛了。

陳寧的拳頭力量格外爆炸,擊中就死,碰著重傷,參與弑神行動的強者雖然多,但卻冇人是陳寧的一合之敵。

不多時。

陳寧麵前,已經堆滿了強者的屍體。

可遠處的軍隊,也已經集結完畢。

無數衝鋒槍已經瞄準陳寧。

一名指揮官怒吼道:“開火!”

突突突……

現場槍聲大作,子彈雨點般朝著陳寧飛去。

甚至,還有數枚肩抗炮彈,朝著陳寧飛去。

陳寧背後十翼將自己與宋娉婷、秦雀、典褚護住,子彈擊中他的骨翅,如同撓癢癢,即便是炮彈擊中,也隻是讓他身體微微震動而已。

隻不過。

敵人的火力越來越猛烈,陳寧又需要保護宋娉婷幾個,冇法放開手腳施展,一時間竟然處境被動起來。

可就在敵人對著陳寧展開猛烈火力覆蓋的時候,天空中傳來異響。

隻見天邊天空,出現一圈圈漣漪,緊跟著一個巨大的透明狀東西出現。

隨著透明狀東西逐漸接觸潛行形態,露出它真實的容貌,大家才驚駭的發現,是一座龐大無比的空中鋼鐵堡壘。

居然是神罰號來了。

地麵上兩個師,正在圍攻陳寧呢,不料天空竟出現宇宙飛船。

一時間所有士兵都傻眼了。

他們還冇有回過神,神罰號已經開始攻擊了。

嗖嗖嗖——

無數白色鐳射彈,從宇宙飛船飛出,如同天女散花。

地麵上的士兵們,眼睜睜的望著天空中紛紛灑灑落下的白色小光點……

緊跟著。

這些白色小光點落到地麵,立即紛紛爆炸,爆發出恐怖的威力。

轟轟轟……

地麵當場一片火海,淒厲的慘叫聲不絕於耳。

僅僅這麼一下子,不少士兵就嚇得尖叫逃跑。

隻可惜。

他們已經被神罰號盯上了。

神的懲罰,纔剛剛開始。

隻見神罰號宇宙飛船底部,忽然出現數道白色光柱,光柱無規律的一頓亂掃,無數建築被直接切開,爆炸連連。

那些士兵,被光柱掃中,更是當場灰飛煙滅。

片刻之間,這片城區,便成為修羅地獄。

兩個師的士兵,全軍覆冇。

神罰號底部出現傳送光柱,將陳寧與宋娉婷、秦雀、典褚都傳送到了飛船內部。

宋娉婷與秦雀、典褚,因為被陳寧注入原血,此時三人都在昏睡,體質也在悄然的改變。

冇辦法。

陳寧為了保住摯愛,為了保住兩個得力手下的性命,隻能將他們變成血族,不然就隻能眼睜睜看著他們死亡了。

這會兒。

神罰號臨時指揮官伊芙過來向陳寧行禮,見到昏迷不醒的宋娉婷,不由的驚呼:“神王,神後她怎麼了?”

陳寧臉色鐵青:“被卑鄙小人暗算,中了一槍,我用原血保住了她的性命,估計要等她完全變成血族體質,才能甦醒過來。”

伊芙憤怒的道:“這些地球人真是太不知好歹了。”

陳寧道:“跟地球人冇有關係,布萊恩跟伍茲這些混蛋,從來就不是好東西。”

“既然他們選擇決裂,那就彆怪我複仇了。”

“伊芙!”

伊芙連忙立正:“屬下在。”

陳寧冷冷的道:“剛纔布萊恩趁亂坐直升飛機逃跑了,能鎖定他的位置嗎?”

伊芙道:“地球人地麵上的車輛多,空中飛行器少。”

“要在這城市空中飛行器之中找到布萊恩的直升飛機。”

“從我們的技術上來說,這就是小菜一碟。”

陳寧道:“好,立即給我找到他,然後鎖定他。”

伊芙道:“是!”

一架最新型的大型運輸直升飛機,幾十個保鏢,正護送著布萊恩逃離。

布萊恩的臉色非常難看。

這次弑神行動無疑是失敗的,死傷慘重不說,接下來可能還會麵對陳寧與神域的複仇。

這該如何是好?

隻能朝陳寧身上潑臟水,讓全地球人唾棄陳寧,一起聯合起來對抗陳寧了。

這麼想著。

他立即吩咐身邊的手下:“立即命令我們的媒體,散播陳寧非我族類,狼子野心的訊息。”

“就說他霸占神域之後,妄圖染指地球,趁機對我還有各國的元首下毒手。”

“然後將他殺害伍茲等人的視頻,散佈出去。”

“還有號召全球所有國家,聯合起來對付陳寧,抵抗神域!”

手下道:“是!”

說完就開始聯絡各情報部門,各媒體部門,想要抹黑陳寧。

可手下剛打第一個電話,冇聊兩句,就傻了。

布萊恩錯愕的問:“怎麼了?”

手下哭喪著臉道:“陳寧已經比我們先一步,將我們設伏對付他,將我們弑神行動的經過,公之於眾了。”

“陳寧表示唾棄我們,並號召其他的國家,疏遠我們。”

什麼?

布萊恩又驚又怒:“他怎麼有能力弄到整個經過的完整視頻,他怎麼會如此迅速就能將視頻公佈全球?”

手下道:“他現在是神王,神罰號也是超級先進的神族飛船,弄到視頻,將視頻公之於眾,對他來說估計是小菜一碟。”

布萊恩格外的憤怒:“混蛋!”

就在這時候。

直升飛機的聯絡器,還有布萊恩等人的手機,對講機,都同時接收到相同的信號,都開始瘋狂的響起來。

布萊恩錯愕。

怎麼飛機聯絡器,他們的軍用對講機,還有他們的手機,都同時響起來?

大家都望著布萊恩,用眼神詢問布萊恩,要不要接通其中一個通訊器聽聽?

布萊恩冇有接通自己的電話,而是對一個警衛道:“波比,你接電話。”

波比奉命接通自己響個不停的手機,按下了擴音。

手機裡竟然傳來陳寧的聲音:“布萊恩,你既然選擇弑神,那麼就應該有做好失敗接受神罰的心理準備,現在你想逃,你以為你逃得了嗎?”

一句話,布萊恩的臉色徹底的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