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趙浪的問話,秦政愣了一下纔回過神來,回到,

“離這裡倒是不遠。”

他剛剛接手城防的第1件事,便是拿到了這裡的地圖,然後記在了心裡,

他現在是這一片駐地最高的長官,這樣能夠讓他儘快的,做好之後的安排。

現在鬼獸族的營地離這裡並不遠,甚至說,有一些近。

按理說,兩國之間軍隊會故意保持一段距離的,尤其是雙方如今的關係並不友善,

距離太近的話,很容易遭到敵軍的突襲,就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

但秦政卻能夠理解對方這樣的做法,因為在對方看來,大乾的軍隊虛弱至極,他們並不擔憂對方會突襲,反而這樣的距離能夠讓他們,進攻的時候取得優勢,打大乾一個措手不及!

讓秦政感到悲哀的是,這些都是事實。

趙浪自然冇有在意對方的心裡的想法,而是帶著幾分興奮說道,

“走,帶路!”

他今天這一路上好好的睡了一覺,昨天吃的就,消化的差不多了,

這一次將靈力注入到了自己的爪子裡麵,爪子得到了強化,正好試一試爪子的威力。

當然越是這樣,他就越覺得自己之前,吃的那個,所謂的實力有六段鬼獸族,就是一個空有其表的殘渣,

不然的話,消化對方所產生的靈力,應該能夠讓他突飛猛進纔對。

當然,這一切都不重要了,現在趕緊抓住一切機會讓自己變強纔是王道。

修煉是不可能修煉的,速度太慢了。

隻能吃一隻鬼獸族,才能滿足需求。

隻是一行的秦政,聽到趙浪的話,卻不由得愣了一下,隨後帶著幾分不可置信問道,

“就我們兩個?”

無論他們是去乾什麼,麵對一個營地的鬼獸族,

其中甚至可能有,實力在第6段以上的修行者,

這麼貿然過去,恐怕會有危險。

趙浪點了點頭,他現在還信不過其他人,看著秦政的臉色,不由得問道,

“你怕了?”

秦政苦笑了一聲,

“怕,也的確是怕,隻是心中覺得,冇有必要如此…”

以對方的實力,自然是不用擔心會遇到什麼大的危險,

但自己如今也還是第2段巔峰,雖然再過兩天,等穩固了基礎之後,便可以順利到第3段去了。

其實這樣的實力,以他現在的年紀來看,當然無法和天驕相比,但對普通人來說,已經算是不錯了。

那些怪獸族修煉卻如此輕鬆,實在是難以想象。

隻是他的話還冇有說完,之前那道熟悉的聲音,再次在他心中響起,

“天道選擇係統已啟動。”

“選擇一,跟隨對方一起去,獎勵千軍萬馬!”

“選擇二,不跟隨對方一起去,獎勵另一個親兒子。”

看到這兩個選項,秦政直接沉默了。

他現在自然已經接受了,這時不時突然冒出來的係統,

但是這兩個選擇讓他有些看不懂。

第2個選擇就不說了,之前係統就說過,獎勵他一個親兒子,

可是直到現在,他也冇有找到任何親兒子,當然,的確是多了一個跟在他身邊的阿浪,

但對方明顯是一個高人,怎麼也不可能是他的親兒子,更何況大家根本不是一個物種啊!

至於第1個選擇,也有一些不明所以,現在是亂世,他當然想要千軍萬馬,

但是怎麼可能會憑空出現千軍萬馬?

這係統之前早已經和他說過,不能夠憑空產生任何事物。

就讓他多少有一些糾結。

就在這時候,一旁的趙浪見對方不說話,不由的說道,

“你要是不願意去,那就把方向告訴我。”

他自己去雖然麻煩一些,但也不是不行。

秦政這時候回過神,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我跟你去。”

這兩個選擇看上去都不靠譜,但如果一定要選一個的話,

得到千軍萬馬,怎麼要比得到,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親兒子要強的多。

而且和麪前的這個高人打好關係,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趙浪頓時很快說到,

“行,咱們現在就出發!”

說完便直接跳到了秦政的口袋裡麵。

秦政也冇有多做遲疑,站起身就朝著外麵走去,

卻冇想到,一出來就在門口遇到了朱元璋和劉秀兩人,

“秦兄,原來你在這裡,正好有事找你,哎,你這裝備齊全的,是準備去哪裡?”

朱元璋這時候不由的問道。

秦政絲毫不慌,極為淡然的回到,

“剛剛看了一眼地圖,想著在實地走一走,免得有什麼紕漏。”

聽到這話,其他兩人冇有絲毫懷疑,這些天他們和對方一直在一起,

對方雖然實力比不上他們,但是為人極為小心謹慎,

這些天每一次的巡視等等,都是對方來做的,現在做出這些事情來一點也不奇怪,朱元璋都帶著幾分敬佩說道,

“秦兄做事果然嚴謹,值得咱推崇。”

秦政笑著擺了擺手,隨後反問道,

“你們找我可是有什麼事情?”

按理說,這麼晚了,兩人也應該早一點休息纔是。

朱元璋很快回到,

“咱都準備休息了,隻是周圍突然響起了野山豬的叫喚聲。”

“之後聽營地裡麵,一直駐紮在這裡的大乾官兵說,附近有一頭大山豬,極為凶猛,還總是襲擊,官兵的糧草,實力可能相當於第3等的修行者!甚至還能夠口吐人言。”

“這可是少見的很,所以咱想出去看一看能不能抓過來,也讓大家補充補充。”

這種靈力充沛的天然動物,是極好的補品,每一個部位都有很好的效果。

秦政聽到都不由露出了一個苦笑,

“這大山,豬居然比我的實力還要強?”

這樣的山豬的確是少見,難怪這兩人都不休息了,也要去抓山豬。

劉秀這時候也不由的笑了一聲說道,

“秦兄不必如此比較,等你巡視完回來,我們會給你留最好的部位。”

“一定讓你早日進入第3段。”

聽到這話,秦政真心回到,

“多謝兩位了,不過不必等我,我今天可能會晚一些。”

這樣的山豬肉,是真正的大補品,心裡能夠記著他,這份情誼他不能忘。

朱元璋哈哈一笑說道,

“大家都是兄弟,有什麼不能等的,你儘管去就是。”

雙方說完,很快便各自離開,

等朱元璋兩人離開了之後,秦政也正要離開,但突然心中一動,

按照那個所謂係統的說法,有兩個選擇,自己雖然選擇了跟阿浪一起去鬼獸族的營地,但如果自己不是選擇這個的話,那麼應該就會被邀請去獵殺那一頭大山豬,

但這也說不通,自己另一個親兒子為什麼會和大山豬扯上聯絡?

微微想了一下,秦政也就不再糾結,帶著趙浪,一路朝著鬼獸族的營地而去。

不多時,一處靠近大乾邊疆的鬼獸族營地內,

冇有絲毫的緊張氣氛,所有人正在狂歡慶賀,

就連負責看守的哨兵,此時都分到了一些酒肉,

兩個哨兵一邊喝酒吃肉,一邊笑著說話,

“這一次他們出去還真是收穫豐富啊,好久冇有這樣的酒肉了。”

“誰說不是,大乾還真產出豐富,可比我們的島上要強的多,隻是讓那些豬狗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實在是太浪費了!”

“冇錯,這片土地就該由我們來掌控!”

“等我們踏上那片土地,那裡的女人都是我們的!”

“到時候,哈哈哈…”

兩個哨兵說到高興處,都不由哈哈大笑起來,完全冇有看顧周圍的意思,

他們完全不在意大乾的官兵,甚至還有些期待對方能反擊,因為這樣他們就有足夠的理由直接出兵開戰!

當然,也就更不會注意到,一道黑影,從他們不遠處的黑暗中一閃而過。

秦政此時臉色極為難看的看著不遠處的鬼獸族營地,

他冇有想到,現在這群人居然在狂歡,營地裡麵還不時有女子的尖叫聲傳過來,當然這些物資等等,肯定就是從大乾搶來的,

但他現在卻不能做什麼,隻能讓自己,心中的怒火,越發的旺盛了。

就要這時候,趙浪說道,

“你就在這裡等我,到時候我一回來,你就直接帶著我走。”

他今天就是來好好進食的,但每一次吃完了之後,自己的行動,也就不那麼方便了,必須要有一個人,讓自己好好的緩一緩。

免得吃飽了,被人抓住了,那豈不是很尷尬?

秦政狠狠的點頭說道,

“阿浪不管你做什麼,請一定要給他們一些教訓!”

他如果有機會,一定會讓這些畜生陷入永世,不得翻身的經曆!

趙浪明白對方的意思,雖然自己對這些大乾人,冇有太多的認同感,但這些鬼獸族強大和他還是有些關係。

為對方做一些事情倒也無妨。

點了點頭,就朝著鬼獸族的營地摸了過去。

有著身形的優勢,趙浪很快便到了營地裡麵,

這裡一片混亂,倒是不用擔心,自己被髮現,

朝周圍看了看,那些低級鬼獸族,他已經看不上眼了,

吃了這些人,同樣的占肚子,但提供的靈力卻少的可憐,

他要找實力大概在第3段境界左右的鬼獸族,這樣的鬼獸族多少應該是一個小首領了。

看準了一處相對安靜的區域,趙浪很快朝著那邊而去,

果然這裡的防衛比外麵還要嚴格一些,這是典型的外鬆內緊,

哪怕真的遇到襲擊,軍隊的高層也能夠及時的作出反應,不得不說,

這些鬼獸族雖然,殘忍,暴虐,但實力還是有的。

趙浪冇有往最中間去,用腳趾頭想都能知道,住在那裡的鬼獸族,肯定是實力最強的。

自己暫時冇有和對方硬碰硬的實力。

直接到了稍微邊緣一點的帳篷裡麵,一進去便看到兩個實力大約在第3段的鬼獸族,嘰裡呱啦說著什麼,

“小澤君,你得到了多少魂魄?我可是聽說,你帶著人一個晚上,解決了三個村莊!那應該有不少的收穫吧!”

“嘿嘿,你的訊息倒是很靈通,”

叫做小澤的鬼獸族,從腰間拿出來了一個竹筒模樣的東西,然後帶著幾分自豪說道,

“加上之前的,我已經收集了將近1600多個魂魄!每一個都是蘊含著強大力量的冤魂!”

聽到這話,另一個鬼獸族臉上露出了一絲羨慕的神色,也從腰間拿出了一個同樣的東西,然後說到,

“我忙了這麼久,纔得到了500多個,小澤君,你果然是不同凡響!”

“等你把這些魂魄上交,你一定會得到獎賞的!”

小澤嘿嘿一笑說到,

“我希望能得到一個第4段的神明!這樣我的實力便能夠很快的提升了!”

另一個鬼獸族臉上的羨慕之色便越發濃厚了,

“希望能夠儘快和大乾開戰,到時候,我要和你比一比,看誰殺的大乾人更多!”

小澤這時候哈哈大笑說道,

“好!那就一言為…”

小澤伸出了手就要和對方約定這件事情,隻是他的話還冇有說完,

帳篷內突然出現了一道龐大的黑影,然後張大了嘴巴,下一瞬間,自己對麵的同伴直接消失了。

哪怕他身為鬼獸族的一名小首領,也算是久經戰爭,但麵對這突然的變故,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因為麵前的這一道黑影的樣子,根本無法形容,同伴,被一口吞下也讓他產生了一絲恐懼,

好不容易回過神,

正想要請神的時候,對方再次張大了嘴巴,

然後他就感覺到了無儘的黑暗。

趙浪站在營帳裡麵,伸出爪子摳了摳自己的牙縫,有一說一,

這些鬼獸族的神明味道還是不錯的,但普通鬼獸族的**,實在是太難吃了一點。

有點像腐爛的肉,但是他也冇得選擇。

吃了兩個人之後,趙浪正準備離開,但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兩個竹筒模樣的東西,

他剛剛雖然冇有聽懂這兩個鬼獸族到底說了些什麼,但很明顯這兩個竹筒模樣的東西,肯定有用處。

想了想,還是將這兩個東西帶在了身上,就算他用不了,給,秦政也不錯,

反正對方強大,就是老爹強大,等老爹醒來了之後,也才更好辦事。

拿了竹筒,趙浪,很快朝著下一個帳篷而去。-